【她的隐藏属性】(12)【作者:漂流瓶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90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(十二)速度与激情(下)

  我的头还是很痛,早些时候是因为睡眠不足,现在是睡得太多。真儿的出现唤醒我昨天的记忆,此时仿佛有一颗螺丝插在我的太阳穴,回忆转动着螺丝刀的把柄,我的头钻心的疼。

  「你怎么来了?」我尽可能平静地对她说。「我在路上给你发微信你也不回,就来看看你啊。」真儿把箱子推到我手上,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子。

  我把箱子推到客厅的角落,拉着她坐下,「下午睡着了,我不回微信你可以打个电话啊,你提个箱子打车多麻烦。」生气归生气,我还是很关心她。

  「认识你之前不都是我自己拎箱子吗,你看你这头发睡得跟鸡窝一样。」真儿帮我整理着头发,「你上次说有个什么游戏要跟我一起玩来着?」

  我多希望昨天的一切只是个梦,我就能全新全意跟她享受这段甜蜜的游戏时光,可现在呢?我只能把这些都压在心底,对她的约别人看电影的愤怒,口爆她闺蜜的愧疚,还要装出很开心的样子跟她玩游戏。

  「哦,对,你等一下。」我打开电脑登录Steam,买下一款叫Overcooked的游戏,「我去洗个脸,等下载完了我们一起玩。」

  这款游戏是之前看直播的时候发现的,你跟朋友扮演两名厨师,要在不同场景的厨房里协作工作,按照顾客的点单制作相应的菜品,规定时间内达到一定的分数即可过关。对单身狗极度不友好,因为你一个人要干两个人的工作。对於情侣来说,这款游戏同样不是个增进感情的方式,看完下面你就懂了。

  「画风看着还挺萌的,不就是接单做菜上菜吗,开始吧!」真儿撸起袖子跃跃欲试。

  一分钟后,「快快快,没有盘子了,你快去洗。」真儿急得直跺脚。我控制着我的角色,胸有成竹的说:「别慌,再做完一道菜我们就过关了,三,二,一!
 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,正好通关。「

  「耶!」她嘟着嘴索取我的鼓励,四片嘴唇接触到一起,她尝起来好甜,时间能定格在这里就好了,让她的可爱佔领我的大脑,赶跑昨天的记忆。

  眼下的快乐只是因为前几关比较简单,当后面关卡难度越来越大,房间里的火药味也浓了起来。「这他妈厨房中间怎么还有人行道,你让我先过去,别挡道。」
  求胜心让我失去沉着。

  「锅糊了,哎呀着火了你快点啊。」真儿也没好到哪去,刺耳的叫声此起彼伏。

  「快快快快快,把卷心菜给我,最后一个最后一个。」呼,惊险过关,我们不再有心情亲吻庆祝,擦擦额头的汗,又投入到下一关的战斗中。

  失利迟早会来,下一关的厨房位於两辆移动的卡车中,菜板在一辆车上,灶台在另一辆车上,只有两辆车贴近时才能换车,我们没把握好位置,败下阵来。
  「跟你他妈说多少遍不长记性,没事就帮我来切菜,灶台又不用一直盯着,长没长脑子!」我把挫败感转换为怒气发泄到真儿身上,现在我回忆这段故事时,都难以相信当时的歇斯底里。

  「这边有三个锅,我怕它糊嘛……」真儿嘟着嘴,换做平时我早就原谅她了,但今天不行。

  我把手柄一摔,「糊个屁糊,就算糊了再过去也来得及。不玩了!笨的跟他妈猪一样!」我像个女人一样小题大做。

  「你干嘛啊,凶什么。」她惊诧於我的态度,语气中的撒娇消失殆尽。「不教训教训你你他妈能记住吗?」我没完没了地盯住她的错误。「不就是玩个游戏吗,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!」真儿脸扭向一旁,不想再看我。

  「不可理喻?到底是谁不可理喻?是谁他妈约异性看电影去了?」这才是一切愤怒的根源,但话一出口,我就愣住了,没想到自己会当面质疑真儿的背叛,同时也意识到我们之间就此产生一道无法弥补的裂痕。这道裂痕或许会随着时间变淡,但只要再次吵架,就必然会有一方提起,重新落下伤疤。

  真儿脸上一副日了狗的表情,她一定在想我究竟是怎么知道的,疑惑、愤怒依次出现在她的脸上,「你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?我想看电影你不在身边我去跟朋友看有错吗?我连跟朋友看个电影的自由都没有吗?」最后指着我的鼻子爆发出一连串的质疑。

  在她说出这一大堆对白的同时,我的大脑也在飞快地运转,「她还这样理直气壮,我要不要戳穿她,翻出她漂流瓶的聊天记录?不行,这是我的底牌,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打出去。我跟芊芊的关系也不能让她知道,我得赶快编一个合理的理由,究竟是怎么发现她的秘密的。」

  真儿看我没有回答,还以为我自觉理亏,摇着头对我说:「我真是看错你了。」
  她这个态度彻底激怒了我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约他看电影,怒火彙聚成一个字:「滚!」我用我最大的力气吼道,手柄被我摔到地上,弹跳几下滚到墙角,「滚啊!」我指着门口,剧烈的心跳将血液送到头顶,额头凸显的血管随着脉搏跳动。

  真儿见我不肯认错,也决定强硬到底,利落地站起来摔门而去。我双手支在床上勉强支撑住身体,仰头望着天花板,看向哪里都有她的影子,鼻子还能嗅到她的气味,嘴唇上淡淡的水果香气也是她的唇膏,但她已经走了,也许这就是故事的结局了吧。

  不,还没,门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,我一跃而起沖到门口,打开房门正是真儿,我充满期待地看着她,她是认错来了吗?不是,「靠边!」她把我推到墙上,走到客厅拉着自己的箱子再次摔门而去。

  我倚在墙上,无力地滑到地上。如果她事先问我的话,我会同意她跟别人看电影吗?会。我介意她跟其他男生有来往吗?不介意。她跟那个男生有任何过分的举动吗?没有。她也许在头脑里幻想过那个男生,但跟她在一起之后我有没有幻想过其他女人?有。那我今天是怎么了?吃醋,只有这一种可能。我就不应该透过漂流瓶去窥视她的内心,那本应是属?她的一份私人空间。我只需要看到我面前那个永远可爱依人的她就好了,又何必去探索那不属?我的一面呢,是我的错。想到这里我连鞋都没换,穿着拖鞋就沖出门去追到小区门口,四处张望,没有真儿的身影,我鼓起勇气拨打她的电话,准备向她承认自己的错误,「你好,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」

  重拨,被挂断;重拨,被挂断;重拨,被挂断;重拨,被挂断;重拨,被挂断;重拨,被挂断……

  「是我不对,我不该发脾气,接电话好吗。」我在微信上做最后的努力。
  「你见过红色的感叹号吗?」看到这个段子的时候,怎么想不到有一天真的会发生到自己身上。

  「别!」我绝望的打出这个字。

  「朴奂真开启了好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她)好友,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,对方验证通过后,才能聊天。」

  我把手机丢到地上,「拉黑就拉黑,滚吧!」过了几秒又灰溜溜的捡起手机拨通她的号码,还是不接……

  事实证明爆发只能让你排解一时的愤怒,事后却要留给你长久的痛苦。之后的几天,任我怎么打电话、发短信,真儿从未给我回复。我试着下班后到她宿舍楼下等她,也未曾见到她的身影,只能在楼下望着她的寝室,希望她也会无聊的站在窗边。

  浑浑噩噩地到了周末,马渤约我们几个朋友去玩卡丁车,如果没有这意外的话我不太想去,毕竟真儿没剩几天就要放假回家,应该花些时间多跟她看看电影吃吃饭做做爱,免得她寒假过於饥渴再去约个什么人。可现在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,去玩玩也好,不然真是要抑郁了。我按约定的时间到了赛车场,发现只有马渤一人。

  「今天怎么这么有闲心?」平时他总在各个工地跑,难得有时间约我们出来。
  「毕业之后我们就没玩过这个吧,想着来怀旧一下。」马渤话语中有些感慨,我从未见他有过这种语气。

  我拍拍他的肚子,「你现在还能坐进去吗?」当年上学时马渤也是个精干的小夥子,现在只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了,身高185,体重也是185。

  「操,有什么坐不进去的。」他走到一辆车前,比划半天才把自己装在里面,「你看,这不就鸡巴完事了。」

  另一个胖子也到了,「太不够意思了,不等我就要发车,何斌呢?」是王桐。
  「这个逼又相亲去了。」马渤好不容易把自己从车里拔了出来。

  「要是成了我们得庆祝一下。」王桐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玩的机会。
  我泼了盆冷水:「算了吧,每次他去相亲你都这么说,到现在也没机会啊。」
  说来也怪,何斌相亲这么多次就没有成的,公务员应该很抢手的啊,可能是不爱说话吧。

  「你也太消极了,说不定这回就能成。就咱们三,那还等什么,开始吧。」
  王桐摩拳擦掌。

  「操你妈我刚出来。」马渤刚迈出来一只脚,又缩了回去。

  我笑着拿来两个头盔丢给他们,「你不是能坐进去吗?」

 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赛,我的体重比他们两个都要轻上二三十斤,一起步就把他们甩在身后。这两年没怎么开过卡丁车,开始还有些生疏,不过几个弯道下来,那种贴地飞行的速度感很快让我找回了状态,操控机械的快感不亚于性高潮的刺激,肾上腺素的分泌让我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活力,这几天的抑郁烟消云散。
  不过也就开了四五圈,王桐把车停到一边,我见状也停了下来,「怎么了?」,朝身后喊道。

  「腰疼。」他下车锤着自己的后背。

  「回去买个肾宝,把你这逼透支的腰子补起来。」远处传来马渤的声音。
  车是飙不成了,我摘下头盔捧在手里:「你还记得以前怎么玩的吗?」
  「记得,你把头盔戴上。」王桐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,点燃一支塞到我嘴里,我用尽全部肺活量吸了一口,扣上面罩,原封不动地吐出来,头盔里顿时烟雾缭绕。恍惚间真儿出现在我面前,我伸手去抓她扑了个空,可她明明就在我眼前,我向前两步想要抱住她,却被脚边的轮胎拌了个跟头。「我看你也需要补补肾。」马渤扶起我,拨开我的面罩。

  「真他妈爽,再来!」我夺过烟,又深吸一口,扣上面罩,眼前的真儿又清晰起来,我跟她在幻想世界中玩着捉迷藏,直到头盔被王桐取下,「大哥你别吓唬人行不行,跟吸毒了一样。」对,今天是来放松的,不是来自怨自艾的,继续!
  以前上大学时不光能一夜七次,卡丁车一开也是一天。现在我前脚笑话王桐肾亏,后脚又开了半个多小时自己也浑身酸疼,不出意料他们俩也一样,彼此交换眼神,还是闪人吧。

  「汉廷,你等我减减肥,我们再比一次。」王桐一边说一边撸着羊肉串,语气里对今天的成绩很不满意。

  马渤打了个酒嗝:「那你还鸡巴吃。」

  「这不是你请客嘛。」说完他又抓了一把肉串。

  我脑子里想的都是真儿,偶尔喝两口酒,嗯嗯啊啊的应付着他俩。马渤清了清嗓子:「那个,给你们说个事啊。」

  「嗯?」我下意识的答应。

  「我要当爹了。」

  「我操!」王桐的下巴掉到桌子上,我也被他这话惊醒,一口酒喷了出来:「什么?」难怪他今天那么感慨。

  「真的,我要当爹了。」马渤笑了,自从他开始搞工程,我就没见他如此发自内心的笑过。「你这是要奉子成婚了?到时候闹洞房听我指挥啊!」王桐想的真够远的。

  「最近看酒店呢,五一左右的真他妈不好找,不行就得四月份。」

  「你不介意她的过去么?」我想到关於娜姐的传言,额,说出来我才反应过来,现在说这事好像不太合适。新郎官听了我的话,端起剩下的半杯紮啤一口干了,「过去那点破事算个鸡巴,只要以后过的开心就行了。」

  他这话听着粗俗,仔细想想也蛮有道理,对於真儿约别人看电影的事,我已经迈过心里那道坎,可眼下的问题是,她不理我。怎么办,死皮赖脸,死缠烂打呗。撸完串借着酒劲我打车到了真儿的学校,宿舍楼下的一张长椅已经成了我这几天的专属座位。

  我拨通真儿的电话,还是没人接,不过也说明她没拉黑我。「我在楼下,想你了。」之前几天已经把我想到的道歉的话都说了,如今语言匮乏到只能打出这几个字,编辑好短信给她发了过去。

  这里的冬天格外潮湿,寒冷浸在水气里穿透外衣,路上的学生都是快步走回宿舍,我张开双臂搭在椅背上,跟路人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三楼的一间阳台,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,我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,是她吗?我朝楼上挥了挥手,那个身影消失了,我沮丧地拍拍自己的脑袋,难道已经低落的视觉模糊?这时手机响了,是她!真的是她!

  我颤抖着手接起电话,「你在楼下等我两分钟。」,那边的她机械地说出这几个字,没等我回复就挂断电话。听到她的声音我满心欢喜,顾不上多想她反常的语气,在长椅前来回踱步,搓搓双手哈上两口气,希望一会捧着她脸蛋时不要冻着她。

  转了几圈后我掏出手机,上次通话显示为三分钟前,「她不是说两分钟吗?
  一定是在打扮自己,再等一下好了。「在长椅前来回转身有点头晕,我便绕着椅子走,一边走一边继续搓着手。

  一道圣光照亮宿舍的大门,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真儿就拿出一副女神范,赶制出精緻的妆容,白色短款羽绒服下面是一条皮裤。我之前曾经提过我对皮裤的喜好,可她一直没有满足我,原来她是想保留到这种场合,我的煎熬总算要结束了。
  一片雪花落到我的睫毛上,挡住眼前的真儿,我一边向前走一边揉着眼睛,可等我再次看清眼前的她时,身边竟站了个男人,张牙舞爪的对真儿献着殷勤。
  更不可思议的是,下一秒真儿主动挽起她的胳膊朝我走来。当那个男人面向我,我终於看清了他的真面目:那个什么狗屁龙哥。见到这一幕,我因为见到真儿而刚刚露出的笑容凝结成冰。

  「哟,这不是孔先生嘛,这么巧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,龙从。」
  真儿眨眨眼睛,那调皮的语气让我想掐死她。短短几天时间,她就找了个备胎。

  还有这个男的是姓龙,之前还以为他是名字里有个龙字。

  我印象里真儿没在朋友圈发过我们的合影,想必他也不认识我,他礼貌的向我伸出手,「你好,你也是咱们学校的吗?」

  「不是,我在等女朋友。」我的眼神并不友善,他皱着眉头不明白其中的含义。真儿在旁边又开口了:「那你慢慢等吧,我们先走喽。」说完拉着龙从远离我的视线。

  我盯着他们的背影,再也维持不住脸上坚毅的表情,耷拉着眉毛,嘴角也向下坠着,双脚没有力气迈出一步,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。十几米外的真儿心灵感应般地回了下头,正好看到我最脆弱的一面,於是又奉上致命一击:她停下脚步,与龙从两人面对面,踮着脚献上自己的吻。对方见真儿如此主动,双臂环住真儿,抱起她使两人的嘴唇位於同一高度,脸颊的起伏昭示两人的舌头已经有了亲密接触;这还没完,他们吻到无法呼吸才松开嘴,龙从本来在真儿后背上的双手向下滑动,隔着泛光的皮革抓住了真儿的翘臀,那他妈是真儿为我准备的皮裤啊!
  他们在亲热,我呢?我应该在车底。我无力再面对眼前这一切,抓着扶手瘫在椅子上,脖子放弃对头的支撑,大脑翻到椅背后,整个世界颠倒过来,让自己的视线逃离那对狗男女。

  跟真儿交往这几个月开始在我脑中闪回,我要格式化我的大脑,逐条删除跟她有关的记忆。第一次约会时她的透视纱裙,她在迎新晚会上的舞蹈,在我不知情发生的初夜,沙浴时的放肆,千里奔袭捉奸……雪花落在脸上,融化成水流进眼睛,那不可能是我的泪水。

  我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找出和她有关的回忆,对了还有刚才这一条,我认真思索着刚才的情景,真儿介绍龙从是男朋友时,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惊喜;
  真儿那挑衅的语气,再加上之前从来没穿过的皮裤;我之前一直在楼下等,却没看到那个龙从,想必他也是匆匆赶来。这一切都说明,真相只有一个:他是临时被徵召来的备胎,真儿是在故意气我!

  我睁开眼睛,一道圣光在我面前,是倒立的真儿,看我睁开眼睛伸手捧住我的脸,笑眯眯地对我说:「看看这是谁家的小委屈呀。」她这一句话,化解了我心中的所有烦恼,我要倾尽我的一切去守护她。她捧着我脸的手很凉,但我不在乎,我可以任由她将手伸进我的领口,用身躯温暖她。最重要的是,她回来了!
  我抬起头,回身看向站在长椅后的真儿,她正笑嘻嘻的看着我。世界不再颠倒,我们的身份也该恢复正常了,我揪住她羽绒服的毛领,咬牙切齿地对她说:「现在轮到你承认错误了。」之后真儿含着胸、低着头,娇滴滴地被我拖上回家的出租车。

  「坐下!」我将真儿甩到床上,抽来一把椅子,从书桌上拿了几张A4纸卷成筒,审问犯人般敲着真儿的头,「老实交待,跟那个男的什么关系。」

  真儿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,「就是……就是同学啊。」

  「同学?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,」用纸筒敲不解气,换成手指戳她的太阳穴,「有本事把你在宿舍楼下说的话再说一遍!」

  真儿手捂住脸,「那个……这不是孔先生嘛,这么巧。」一边说一边透过指缝偷偷观察我的反应。

  「然后呢!一口气说完!」我一只手背在身后,另一只手指着她的鼻子审问她。

  「给你介绍一下,这……这是我男……朋……友……」她把头埋在自己膝盖上,静静等待属?自己的惩罚。听到这,我气得抓住真儿的双脚,以屁股为轴把她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,真儿躺在床上,脚指着天花板。

  「还他妈穿皮裤,以前我让你穿你怎么不穿。」我抽了她屁股一巴掌。
  「嗯~ 」一声闷哼,「我就不穿,谁叫你乱发脾气。」她蹬了几下,却没挣脱我的束缚。我看她还敢反驳,把她身子翻了个个翻扣在床上,照着翘臀又来了一巴掌,「还敢顶嘴!」我操这手感真爽,再来一把掌,「还敢顶嘴!说!之后你还干什么了?」

  「人家就是想气气你嘛。」真儿的脸上已经泛起红晕,抖m还真不是说说呢。
  我扯着她一只耳朵:「亲也就亲了,」随后突然升高的语调把她吓得一哆嗦,「你他妈还伸舌头?!」我看着她泛着光泽的大腿,忍不住骑了上去。

  「不可能,那么远你怎么可能看得清楚。」真儿被我骑在身下还想抵赖。
  「不可能?我还看见他摸你屁股!」她的肉臀像磁铁一般牢牢吸住我的双手,「是不是这么摸的?」

  「啊~ 哈~ 」这明显是她动情的声音,我这才摸了几下,「对,他的手好有力量,啊~ 」抓上去我才发现这其实是条加厚带绒的皮裤,隔着这么厚的面料她都能有感觉,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。

  我们俩现在这个姿势又让我回想到真儿的体育课,录像里那个龙从就是在真儿趴在地上玩弄她的翘臀,想到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床头有把剪刀,我按住她扭动的腰肢,小心翼翼地用剪刀把她的皮裤豁了个口子。

  真儿一声尖叫:「我这裤子很贵的。」

  「我赔你十条。」双手一用力,缝线一根一根崩开来,里面是一条白色棉质内裤,上面已经有了一块不大不小的水渍,「哟,我什么都没干就湿了?」我凑到真儿两腿之间,假装嗅了一下,手掌下的两瓣臀肉一阵收紧,「这么浪还穿这么纯洁的内裤,我让你装纯。」又用剪刀在内裤上剪了一刀,撕碎她最后的遮羞布。

  「哼,才不是因为你呢。」真儿这句话点燃了我的斗志,在她离开的十几分钟发生了什么?让我们来换个方式问她,「真,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啊?」

  「都说了就是一个同学……」真儿用手挡住裸露的生殖器。

  我拨开她的手,「少骗人,他一看就不是学生,是不是你前男友?」

  「你胡说什么,脑子气糊涂啦?」真儿没有明白我的意思。

  「我看你脑子才糊涂了,我是你男朋友,龙从啊。」我将中指插入她的阴道。
  「啊……」真儿夹紧双腿阻止我,「你滚~ 啊~ 啊~ 」食指也混了进去,她
趴在床上,我手指肚向下一按,正好捉住她的G点。「我早就盯上你这双大长腿了,还有这小翘臀,」另一只手从裤子的裂缝中挤进去,她只穿了一条带绒的皮裤,我直接接触到她的肌肤,「嗯……」,我深吸一口气,「今天终於被我抓到了。」

  不知道真儿会不会想到她在体育课上被占尽便宜的场景。

  「你个……大变态,啊~ 啊!」这种程度的角色扮演对我俩来说还是第一次,真儿不间断的呻吟声说明她也享受其中。

  「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,被我摸得浑身发软呢。」我想引导她说出刚才在她俩离开我视线期间发生了什么。「人家就是想气气前男友嘛……就亲了你一口,啊~ 啊~ 不要~ 啊~ 」听到她这么说,我手指快速抽插了几下以示报复,「谁知
道你,啊~ 你还伸舌头,还,嗯~ 摸……摸人家屁股。」真儿学的很快。
  「你的屁股在皮裤里显得格外的大,看了就想摸啊,我是第几个摸的?」我试着把无名指也塞了进去。

  「不要~ 嗯~ 你是第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,不知道,数不过来了,啊~ 拿出
去,太粗了。」她的前男友数不过来?芊芊口中只有三个啊。

  「我不光摸了你的屁股,还把你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是不是。」我说出我的假设,手上的动作也一直没停。

  「哼,你们男人都是色狼,啊~ 还拉着我去体育场,里面……啊~ 还有人跑步呢。」

  「可他们看不见我们啊。」

  「在……啊~ 在通道里,没有……灯。」

  我拉着真儿的手按在我早已膨胀的裤裆上,「真,我要上你!」

  「你……亲我的时候就硬了……啊~ 顶的人家好难受。」我脱下裤子,让真儿握住肉棒,「刚才都来了一次,你……怎么还来。」已经来了一次?!

  「我记性不好,刚才是怎么来的,你再说一遍。」我拉着真儿套弄龟头。「就是这样,啊~ 啊~ 刚才你把我按在墙上,拿着鸡鸡在背后顶我,还……让我用手抓着,嗯~ 」

  我无心再去分辨真儿说的是真是假,此时此刻我只想把这个小骚货操的跪地求饶,我抽回她阴道中的手指,扒下皮裤,正想将红得发紫的龟头怼进她的身体,看到床上她的手机,突然又想到个玩法。

  我的手机也在手边,我在微信中找到她,拨通视频通话。铃声把真儿吓了一跳,挣紮着想要去挂断通话。可我早就有所准备,一把夺过手机,点击接受,然后把她的手机丢到她脸前。

  「别!!!」真儿先是捂住自己的脸,后来又反应过来去挡手机,当她在屏幕上看到自己的屁股时,羞涩地扭过身子假装要来打我。没错,我正在她身后,用后置摄像头拍摄她的翘臀,而她的表情也透过她手机的前置摄像头被我看个一清二楚。

  「来,好好看看这诱人的翘臀。」我把镜头向前推,镜头的畸变使得两瓣臀肉看起来格外圆润,往下移了移手机,菊花一张一合,一股潮气湿润了镜头,屏幕那头的真儿咬着自己的嘴唇,从一个前所未见的角度欣赏着自己的身体。「我们再看看里面。」我扒开她的阴唇,一滴淫水大喇喇的滴了下来,醇厚的质地让它没法直接掉落到床单上,而是拉成一条细丝,我托起她的体液,涂到真儿的腰上。

  「嗯……快点嘛。」小母狗已经等不及了,摇着屁股邀请我进入。

  我挺起肉棒准备插入,这也被真儿透过摄像头看在眼里,当我接触到她的阴唇时她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,这可不行,我扯着她的头发,「睁开眼睛,看着我是怎么进去的。」

  真儿睁开双眼,屏幕里我的龟头正在一毫米一毫米的深入她的身体。我完全可以一插到底,但我就是要延长这过程,让她看着自己的身体被「别人」侵犯。
  阴茎有一半没入阴道,我停了下来。真儿主动把屁股向后撅,想吞没我的肉棒,我弓着腰不让她如愿,「叫我,叫我我就给你。」

  「老公~ 好老公~ 来嘛。」真儿撒娇的呼唤我。

  「不对!」我又朝她屁股扇了一巴掌。

  「啊!爸爸!爸爸!」她很努力的想要回答正确,可惜仍然没有get到我的点。我俯身到她耳边:「叫我的名字。」给出我的参考答案。

  真儿抿着嘴,用力的摇了摇头,没法将那个人的名字说出口。我两只手绕到她的胸前,用身体上的刺激击溃她的心理防线,插入一半的阴茎也开始小幅度的抽插。

  「龙~ 」她说出了那个字!

  「大声点,我听不见!」就差这最后一步了。

  「龙!龙!我要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