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到来不及去思考   校园小说 

快到来不及去思考

我初潮是十二岁,外婆正好出去了,我一个人在家,吓得直哭,以为自己要死了。

  最后还是隔壁家的阿姨听见了,跑过来敲我们家的门。一进门看见我站在那,裤子上都是血,她一开始也吓了一跳,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笑着说别怕别怕,这是你长大了。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,就觉得,原来长大这么可怕,那我宁愿永远不长大好了。

  但是从那以后,我就发育得很快了,个子飞快地长,胸脯一点点挺起来,下面也有毛毛了。一开始没人告诉我要戴罩罩,过了一个冬天,胸部长了很多,到了夏天我还是只穿一件单衣去上学,结果发现男生老盯着我看,还争着来找我玩,胆子大的甚至会装作无意地摸一下我胸脯。后来,有次下课,我趴在走廊的栏杆边上,有个男生突然从后面抱住我,捂着我胸部,隔着衣服摸了我的乳头,就是用手指头那样轻轻挠的,只有几秒钟,但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尝到女人的感觉。当时我整个人和触电一样,腿都软掉了,吓得猛地大叫起来,他赶紧放开手跑掉了,可我还站在那,和掉了魂似的。有个女老师听到声音过来,问我怎么了,把那个男生叫过去训了一顿,然后告诉我以后不能这么穿了。第二天她专门买了几件内衣带过来给我,就是没罩杯的那种白色小背心。其实她是隔壁班的,不教我们,但我现在还是每年会去看她。因为,当她把我叫到她办公室,关上门帮我穿内衣的时候,我突然有种久违感觉,就像是姑姑还在的时候一样,那种让人觉得依恋的暖暖的感觉,

  但没过多久,我就真的恋爱了,和一个大我两岁的男生,他叫童扬,是体育生,比我大两个年级,已经高中了。有次上体育课的时候,他们在训练,我从跑道上横过去的时候他正好跑过来,把我撞倒了,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,使劲给我陪不是,后来又非要请我吃饭说为了给我赔罪。结果就这么熟了吧,他就经常等着我一起放学一起走,他是那种吊儿郎当的男生吧,读书成绩不怎么样,但是胆子大,做什么都大大咧咧,说话也有点痞里痞气的,但就是对我特别细心。他经常揩我油,还喜欢偷偷盯着我领口看,其实我知道,但是都由着他的。后来,有次放了学,我值日要扫教室,他来等着我,天气挺热的,汗把衣服打湿了贴在身上,他盯着我看,脸蛋有点红红的,我说你看什么看啊,他说看你身材漂亮呗,我说你个臭流氓,是不是还想摸啊?他说废话,肯定想啊。我说那来嘛今天让你摸。他愣了下,然后扑过来抱着我,把我推到教室最后面,开始亲我,把我衣服掀上去,房,舔我粉嫩嫩的小奶头……我当时其实特紧张,因为窗户外面还有人路过的,但是那反抗了,整个人在他怀里不停地发抖,站都站不稳了,只好使劲抱着他,喉咙里冒出那种好羞的声音,使劲想压着都压不住。我们舌吻了好久,奶头也被弄硬了,但还是没敢继续进一步,最后我说好晚了还是回去吧,他说好,就把我衣服放下来了,然后就和平常一样送我回家了。在我们家楼下忍不住又亲了一次,这次是我先主动的,我感觉自己已经开始着迷了,晚上睡在床上,脑子里面一边想着他,一边自己摸他摸过舔过的地方,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摸下面自慰,但是玩乳头已经让我很兴奋了,虽然到不了高潮,但是我可能天生就更享受那种过程吧,感觉整个人都像要融化了一样。

  那以后我们到一起就会偷偷亲热,他开始伸手进来摸我下面,还说怎么这么湿,我也试着去摸他那里,硬硬的烫烫的,心里想男生为什么会这么奇怪,可不知道怎么,就是好喜欢那种感觉。从接吻到真的做爱只用了两三个星期吧,那时候我还差几个月才满15岁,没敢去我家也没敢去他家,开房什么的那时候更不懂了,就天黑以后在教室里面,两个人抱在一起摸着摸着就脱光了,我坐在最后一排的课桌上,他下面硬邦邦地顶在我身上,我闭着眼眼睛喘着气,说你想干什么呀?他说想操你,想给你开苞。我说什么叫开苞啊?他说你以前没给人操过,第一次给人操就叫开苞。我说那你开我苞嘛,我愿意给你开,愿意给你操……他掰开我腿,把鸡巴对准我屄口,一边说韩静你好骚啊,还没开过苞就这么骚,一边一下一下轻轻地顶。我说什么叫骚啊?他说骚就是欠干,老想被人干。我说那我就是骚,就是想被你干,你喜不喜欢嘛。他说喜欢,最喜欢你骚了,一边说一边开始慢慢往里面顶,我浑身发着抖,使劲抱住他,闭着眼睛感受那根又粗又烫的东西一点点撑开我的小肉洞,膜被顶穿的时候我猛抖了一下,使劲咬了他肩膀一口。他说痛吗,我说有一点点痛。他说那爽吗?我脸突然就红了,咬着嘴唇说不出话。他猛地一下一直插到最里面,又问了一句爽吗,我憋不住了,张开嘴叫出了声,但还是没回答他。他就开始越来越快地猛插,我使劲抓着他的背,指甲都掐到他肉里去了,其实痛并不是特别痛,但那种感觉就是让人觉得特别受不了,全身的肉都是绷紧的。他人很壮实,十七岁精力又好,我觉得自己都快晕过去了他才射,全部灌在了我刚开苞的小屄里,被我夹得紧紧的一点都流不出来。完事以后他一边捏着我奶子,一边说韩静你知道不,你的屄超爽,水超级多,才开苞就这么多水,我第一次见。我说你还开过别人的苞吗?他说有啊,好几个呢。我说我比她们爽吗?他说爽多了,又紧水又多,叫得又好听。我说那你以后天天干我嘛。他说好,天天干干死你。啊?他说不知道,反正都这么说呗。我说反正只要你喜欢,让你干死我也愿意。

  就这样,我用掉了我的初夜,十四岁的初夜。对我来说,应该还算美好吧,哪怕现在想起来,也还是觉得甜甜的。不管怎样,那时候,我是真的喜欢他,至于他喜不喜欢我,其实我觉得并不重要。只不过,那时候的我,绝对不会想到,变故会来得那么快,快到来不及去思考。

  【完】

  
评论加载中..